IT教育在线职业教育领导品牌,专注设计与IT人才培训
IT培训网 IT知识库 大学生招聘网
首页 培训就业 教学保障 教学模式 师资力量 IT知识库 专题活动 关于我们

我花两块钱体验了把笑气,没想到差点被「笑死」

2017-09-12 19:50:16 来源:泛艺学苑

距活动结束时间仅剩8

  无压力学习

去年4月底,虎嗅在结束成都F&M创新节的行程后,来到了朋友推荐的最潮夜店的聚集地——保利大厦,据说这里也被成都的年轻人称作「魔方大厦」。


魔力何在我们不清楚,我们也不知道在几十家酒吧里要挑选哪一个进去学习学习,于是我们尾随了一群衣着火辣的年轻人乘坐电梯上楼,电梯门缓缓打开后的场景,让我们有点一头雾水。


夜店里巨大的电音声嗡嗡作响,空气中有些震动,走廊里挤满了人,有很多人坐在地上,他们争先恐后地向我们喊:“气球!气球!”旁边围着十几个人年轻人嘻嘻哈哈地买。


来尬舞拎个气球不好发挥的吧?于是,我们没懂,也没买。夜店里音浪太强震地我们无法思考中国互联网的未来,我们的魔方体验之旅也就早早结束。


再后来,我们找到了微信公号「公路商店」曾经发布过又迅速被删除掉的一篇文章:《成都有座魔方大厦,阿三和老黑搂着高中生吹气球,1小时能卖1000个》,没想到,我们那晚遇到的气球里,装的都是笑气。Naive了。


也没想到,时隔一年多,这些气球因为一位女留学生的讲述自己吸食笑气经历的公开信,让更多人知道,更没想到,这个听起来蛮哇卡伊的娱乐活动,杀伤力是如此巨大:


不知道什么时候西雅图开始流行起了吹气球,微信里到处充斥着贩卖气球的留学生,对于没有抽过烟没有喝过酒的我很是新鲜。于是一直蠢蠢欲动,闺蜜拧不过我,带着我去烟店买了几盒所谓的气弹。我跟闺蜜发誓我就尝尝是什么感觉,可是第一次之后我就开始沦陷了。


……


我感觉我的手和脚都开始变得很麻,我想伸手去拿面前的杯子,拿不起来。我瘫坐在椅子上,用力呼吸满屋子的腐烂空气味。我突然觉得人活着真的好难,无时无刻都在胡思乱想甚至出现幻觉。


……


奶油瓶把我的手弄得到处起皮,还把我的大腿冻出了一个大窟窿,但我还是每天15个小时拿着它。


……


我洗澡的时候发现我前胸和肚子上都有红色点点的小包,一片一片的,我有点冷漠的看着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,这一切好像显得不再重要。


……


我的腿已经完全动不了了,他们帮我抬回家问我说我多喝点水,明天就能动了。我开始过上了爬行生活,我像动物一样爬着去卫生间,像动物一样爬着给送外卖的开门,我知道我现在在别人眼里毫无尊严。


……


今天是美国的平安夜,外面很热闹。我却在我的床上看到了尿和大便,原来我大小便失禁了。


以上是这位叫韩梦溪的女孩以时间顺序记录的自己沉迷「打气」后的身体反应。


实不相瞒,我们一行去了魔方大厦的人里,后来也有人出于好奇(以为真的会笑),在网上买了几盒制作笑气的「子弹」,价格大约是2元一个,虽然标注着用途是「奶油发泡」的商家依然贴心地赠送了气球,但是我们只用来做了「苏打水」,它喝起来,甜甜的……



还好我怂,意志薄弱如我,这要是上瘾了……


那么,这个名字听起来毫无杀伤力的气体,究竟是什么东西,害处能有多大?


笑气,化学名N2O(Nitrous Oxide氧化亚氮),在医疗上使用为吸入性全身麻醉镇痛剂。大约在两百多年前即被发现具有良好的止痛与麻醉效果。


笑气早期被应用于十八世纪欧洲的宴会中,施放此种气体,会使得参加宴会的来宾情绪上更High,故称为笑气。


它是限医师使用的药品,故仅使用在医疗院所开刀房、牙科、产科等并与空气适当混合后供吸入麻醉使用,此外,它还用于食品加工,用作气溶胶喷剂,能使奶油直立,易于造型裱花,还能使奶油口感细腻。在我国,据国家卫计委网站于2018年1月29日发出的公告,氧化亚氮属于11种扩大使用范围、用量的食品添加剂之一,其功能为助推剂,使用范围是稀奶油(淡奶油)及其类似品的加工工艺。


但如果它的浓度大于80 %以上,且使用较长的时间,就会造成缺氧,任意吸用会造成心智混乱、发绀、痉挛、长期使用会造成骨髓抑制、颗粒性白血球缺乏之造血机能障碍等副作用。


在知乎「笑气算不算毒品?」的问题中,第一高票的答主在浙江省戒毒治疗研究中心做了一次笑气与K粉的对比实验,实验结论是,小白鼠被注射了笑气和 K 粉之后,都在两分三十秒之后死亡。但也有人质疑实验的合理性,认为被注射笑气的小白鼠也可能死于缺氧。


已被证实的医学研究指出,在呼吸系统方面,因吸入笑气而产生呼吸困难、胸闷及咳嗽等症状;心脏血管系统可能因吸入过量笑气而产生胸痛、胸闷及头晕等症状。神经系统方面则可能出现产生焦虑、烦乱、混乱、抽搐、意识不清及昏迷等症状。


笑气对维生素B12内钴原子不可逆的氧化作用,导致维生素B12的失去活化,进而影响了许多依赖B12的酵素的作用。


自述经历的留学生韩梦溪的另一位好友,同样在过量吸食笑气之后被送进医院,医生诊断他身体中一点维生素B12都没有了。


因长期暴露或长期滥用笑气,则可能产生慢性中毒。导致畸胎及生殖毒性造成精子减少、自发性流产,出现肋骨及脊椎骨缺损或增加死产机会等。动物实验也证明,笑气能够致畸。


但十八世纪时被贵族用来活跃气氛的笑气,如今在贵族、亚文化圈年轻人中依然、甚至更加流行了。哈利王子26岁生日时,也被拍到吸气球笑气助嗨。 英国最知名的文化输出品之一的Rave(锐舞文化)中,彻夜吸食笑气,是raver们的「入门礼仪」。


2018年8月,面对笑气在英国夜店中的风靡,代表英国400多家当地政府的「当地政府协会」发出健康警告,经常吸入「笑气」将危害健康。该协会估计,有大约五十万英国年轻人经常吸笑气。而在2006至2012年的6年时间里,有17人因吸食笑气而死亡。


据芬兰国家卫生和药物研究院(THL)的调查,至少有5%的芬兰年轻人具有笑气中毒的经验, 这一数字意味着芬兰曾有80000名成年人涉「笑」,其中25-34岁的有35000人。


在既已发生的瘫痪和死亡案例面前,没有人再敢保证吸食笑气无害,所谓「比抽烟喝酒危害小」只是引诱本就跃跃欲试的年轻人的借口。笑气没有被列入新型毒品目录,因而笑气在市场上易于获得,同时吸食笑气能在近10秒的时间内脑缺氧而带来快感,产生幻觉,可以说是和联邦止咳露(大力水)相当的替代毒品了。


虽然有医学专家表示,目前不能证明笑气能够使人成瘾,但从上文提到的留学生韩梦溪的经历来看,至少她后来已经出现成瘾的迹象:


那些天她一天要抽两箱,超过1000支。随着耐受度的增加,她开始放两三支“笑气”到一只气球里,吹爆炸很多气球,但是因为麻醉作用,嘴已完全感觉不到疼。打着气,她因为缺氧晕过去,睡两三个小时,又起来接着打。

 

去年底,父母发现韩梦溪打气,震怒,勒令她去一位长辈家住。戒断两个月后,她独自到拉斯维加斯办事,到宾馆的第一件事,就是联系当地朋友给她买气。事情没有办,她在宾馆里“狂吹了三天”。


笑气在美国价格不菲,一箱至少200美金,因此这些在美国笑气上瘾的中国留学生大都至少花了几十万在「打气上」,换来一个让医生无从下手的病体。


在国内,一个夜店门口的气球价格在十几二十块左右,网上购买子弹一个在两元左右,这使得国内笑气滥用的情况更普遍。有朋友告诉虎嗅,在北上广、成都、太原的夜店里,捧着气球吸的年轻人比比皆是。


至此,笑气究竟有没有被监管机构或者医学机构列为毒品都已不重要,知乎答主@欧阳 在「笑气算不算毒品?」问题中的回答令人印象深刻:


任何帮助人跳过努力而直接得到快乐的东西,都可以算作毒品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,由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,仅供个人交流学习参考使用,不涉及商业盈利目的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管理员予以更改或删除。谢谢合作!

相关阅读

热门标签: 年轻人

大家都在看

大数据培训机构 UI培训哪家好

互联网资讯

开班时间

推荐阅读